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我们社会应该下放的是问题而不是权力! -----一位武汉大学的老教授陪同我乘车从光谷到大东门的感慨!  

2017-06-03 03:56:41|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社会应该下放的是问题而不是权力! -----一位武汉大学的老教授陪同我乘车从光谷到大东门的感慨! - 汪华斌的见解! - 汪华斌的博客

 我们社会应该下放的是问题而不是权力!

-----一位武汉大学的老教授陪同我乘车从光谷到大东门的感慨!

汪华斌

昨天陪同几位老师在光谷办事,后来开车送武大的一位老师回大东门。然而当我们经过鲁巷、街道口、付家坡等地时依然还是堵,所以我们都习以为常而聊天了。我说鲁巷堵了有二十年了,而街道口与付家坡堵却有三十多年了。虽然我们的道路越来越宽,但堵塞却正常化了;这是为什么,好像成为了一个中国式的老问题。这时这位武大的老教授说话了,他说这就是中国式的特色放权而不解决问题;所以基层的权力越来越大,但解决问题的能力却越来越小。正因为如此,所以中国社会是老问题从来没有人解决;反而是因为放权而造成一些新问题,这就是我们社会的改革不是问题越来越少而是问题越来越多的原因;因为根本没有人是为解决问题而工作的,所以才能有几十年依然还是老问题的中国现象。

大概是这句话触发了我的思维,因为问题的大堤仿佛一下子打开了;首先我们社会的住房改革是因为住房分配不公而引发的改革,谁知住房改革后的社会竟然更加不公。因为住房改革前是领导干部年年住新房,但老百姓还有领导干部退出来的旧房住呀。而住房改革后依然还是领导干部年年住房改善,然而其退出来的旧房却再也不参加分配了。正因为如此,住房改革后的我们社会是住房两极分化;领导干部不仅住房越来越豪华,而且还是住房越来越多的人;反而是老百姓却成为了永远没有住房的人。因为自从住房改革后我们社会从来没有住房改善的人并不是领导干部,而是千篇一律的老百姓。这就说明我们社会的住房改革不仅没有解决领导干部的住房分配不公的问题,反而使老百姓成为了永远没有住房的人。如果我们的住房改革是要求保证老百姓有住房,我们社会的住房能两极分化吗?

同样我们的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是什么,是增强竞争力呀;增强竞争力的目的是什么,还是多安排老百姓就业与增加收入呀。然而我们的国企改革千篇一律地放权,从而使国企负责人称为了名副其实的皇帝。然而当了皇帝的国企负责人在干什么,除了排斥异己外就是肆无忌惮地谋私。正因为如此,通过改革后的国企普遍存在的现象是什么;就是国有资产无限流失,而国企负责人则千篇一律地成为了富翁。如果我们的国企改革是要求按照固定资产投入比例实现多少老百姓就业,我们社会能有这么多下岗的人吗?同样当年鄂钢实际是全湖北省效益最好的钢铁企业,但自从被武钢兼并后而派孙文东去后;竟然两年就彻底将鄂钢搞垮了。不仅没有能新增一人就业,反而将原来的三万人全部下岗了。这就是我们社会改革开放后的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到处是放权;但实际却没有人解决任何问题,反而是因为放权而带来一系列的新问题;从而使我们的改革成为了新增问题的产物。

当思绪回来后,我说即使我也能解决这些路口的堵塞问题;这位老师说的确如此,任何人都能解决问题;只是我们社会没有人需要你解决问题,好像问题越多则社会的稳定性就越好;所以很多人实际是在岗位上不是解决问题,反而是不断增加问题。如当年的孙文东从实习生被破格提拔为单位负责人后,几乎每天都在制造问题;如他上台的第二天就宣布将民主党派人士清除出武钢,这是多么大的改革方案呀;也是一个惊天动地的问题制造者。然而在改革大与天的年代,这明显违法乱纪的问题竟然全社会都静默;所以民主党派人士也只能含恨而离开武钢,因为直到今天也没有任何组织或部门来主持正义。

我们看到通过下放权力来解决问题已不再是中国特色了,因为外国人也知道通过下放权力来解决问题;如斯里兰卡政府就公开表示:“在彻底击败反政府武装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猛虎组织)之后,它将通过实施向地方政府下放权力为主要内容的宪法第13条修正案来解决民族问题”。也就是说斯政府将在新形势下与包括泰米尔族政党在内的所有党派展开广泛对话,以便实现持久和平与民族和解。斯宪法第13条修正案是1987年在斯印两国达成协议的基础上作出的,其主要内容是建立省级政府并将土地、警察等权力由中央向省级政府下放。

然而为何我们社会的下放权力没有解决问题,主要是因为我们社会是为下放权力而下放;如国企改革不是叫国企负责人承担责任,而是叫国企负责人拥有皇帝般的权力;所以才造就我们社会到处是被单位负责人排斥异己而下岗的人,也是我们社会到处是国有资产全面流失的主要原因;因为我们没有下放问题,所以才因为下放的权力而不断制造出新问题;这也是我们社会的问题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的原因,因为我们社会从来没有任何人解决过任何问题;全部是回避问题再由权力制造出新问题。就如同我邻居一位在街道口当交警的年轻人说的那样,如果要他负责当天就能叫街道口不堵塞;这是为什么,这就是中国特色;因为大家都在等待上级领导的指示,这才是我们社会所有问题的根源。我们社会应该下放的是问题而不是权力! -----一位武汉大学的老教授陪同我乘车从光谷到大东门的感慨! - 汪华斌的见解! - 汪华斌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