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郭德纲能以德抱怨来对曹云金吗? ------对最近对网络上曹云金公开郭德纲数宗罪的感慨!  

2016-09-08 07:06:24|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德纲能以德抱怨来对曹云金吗? ------对最近对网络上曹云金公开郭德纲数宗罪的感慨! - 汪华斌的见解! - 汪华斌的博客

 

郭德纲能以德抱怨来对曹云金吗?

------对最近对网络上曹云金公开郭德纲数宗罪的感慨!

汪华斌

最近网络上又一热点出现了,那就是曹云金公开的郭德纲数宗罪;这与前些时王宝强离婚一样,外人是无法知道真正的内幕。正因为如此,我从来没有评说这里的是非;因为我根本就不可能评说。然而为何这次依然还是发表自己的观点,这主要是因为这与王宝强离婚有本质的不同;那就是在这里虽然是曹云金披露郭德纲的数宗罪,但曹云金却依然还是弱势的一方。虽然郭德纲不是体制内的组织代表,但郭德纲依然还是代表德云社;一个是个人,一个是组织;哪个是弱势群体也就一目了然了。由于在我们改革开放后的社会出现这种状况,通常最后都是弱势群体吃亏。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希望在我敬佩的郭德纲这里得到另外的社会境况;从而使他的形象更加叫人敬佩。

说实在的话,虽然郭德纲的相声我很少看;但我却敬佩其坚韧的意志。在全社会相声不吃香的年代,竟然坚持相声不离开老百姓。正因为如此,当年全社会以“三俗”批郭德纲时而在我的文章里却是挺他;因为在我们社会那么多的官员陶醉在灯红酒绿中,从而培养出中国特色的养情妇现象。我们反“三俗”不从这些人那里反,反而对准以“插科打浑”来逗老百姓一笑的演员。更重要的是人家可不是吃体制饭,人家是自谋出路;在自谋出路中坚持相声这个事业,难道这样的人不值得我们敬佩吗?

我们看到郭德纲大方谈论自己与徒弟之间的恩怨,并且表示“很微妙,很多事情是外人所无法理解的”。因为对于郭德纲和德云社来说,曹云金与何云伟永远是敏感词。所以郭德纲在网络上发文声称要整理家谱清理门户,并将曹云金、何云伟的艺名收回。而曹云金自然也不甘忍受,第一时间在微博上发布题为《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的文章;文章细数郭德纲数宗罪:联合大家骗徒弟学费;强制要求全团队骂姜昆;捏造恩师杨志刚挪用公款;更爆料郭德纲还有一个跟着的女记者,并表示郭德纲想要把自己置于死地。

既然我们对王宝强离婚的当事人双方都不能评说,因为这里面没有绝对的谁是谁非。那么我们对郭德纲与曹云金同样也不能评说,因为里面的谁是谁非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而对外人来说这就是机密。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一个第三方,能公开双方的谁是谁非。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的确不应该纠缠在双方的谁是谁非上;而应该放眼未来,因为双方的事业与职业起码还是能够交集的。即使不交集,也在同一领域;双方还是要在全国人民面前出现。如果真的是在舞台上也如此“血淋淋”的,那相声带给老百姓的可不是欢笑呀?

我们发现改革开放后有个事实,那就是体制内的人上访越来越多;为什么,因为我们的领导能够随心所欲排斥异己了。然而善良的人希望通过上访得到自己的公平正义,谁知上访却是陷入死亡的泥坑;因为你上访控告的对象代表的是组织,所以组织就能够组织专门班子对付你。首先是将上访材料的内容一一化解,证明领导不仅无罪而且光荣正确;其次就是证明上访者是坏人,倒底有多坏也由专门班子提供材料。在这样的个人与组织较量中,我们社会能够通过上访而讨回公道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即使你上访控告的是腐败分子,那也与你没有关系;因为腐败分子是上级领导发现的,你的问题照样没有人理。因为我就是上访大军中的一员,我也曾上(信)访25000多次(封);可几十年都过去了,半点问题也没有人为我解决过;倒是我的顶头上司的打击报复却接二连三;这也是我们社会的特色。

我想既然我们社会在不平等的争斗中,清一色的是弱势群体失败;那么我们自然也就能想到曹云金与郭德纲的争斗中,最后失败的肯定是曹云金;因为这就是我们社会改革开放以来的社会实践经验。然而这次强势代表不是我们社会的腐败分子,而是我们社会相声界的领军人物;能不能给全社会一个崭新的社会气象,强势代表郭德纲竟然以德报怨;于是曹云金也就借坡下场,从而使这场纠纷以新的结局收场。因为今天的中国社会体制外的人活得都很累,一个本来就很累的人再相互争斗;那能生存吗?

有人肯定会问,郭德纲如何以德报怨;肯定不会再公开说承认曹云金回归德云社吧。的确如此,但总应该承认曹云金对德云社是有贡献的吧。既然如此,那么就经济补偿吧;因为郭德纲现在应该是不差钱的吧,于是就对曹云金最大的经济补偿;从而使其在政治上不能得到的(回归德云社),在经济上得到也是一种安慰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在武钢工作二十多年而被强制性下岗后经常做这样的梦;要么武钢召唤回武钢,要么武钢给我经济补偿。然而可惜的是这已经十六年过去了,武钢竟然从来没有承认打击报复过我;所以政治与经济也就没有补偿呀。正因为我的现实得不到公平正义,因此我希望能看到我们社会出现公平正义。由于上访者基本上是与腐败分子争斗,所以腐败分子以德报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我希望郭德纲这体制外的人能对曹云金以德报怨,从而给我们希望萌芽。郭德纲能以德抱怨来对曹云金吗? ------对最近对网络上曹云金公开郭德纲数宗罪的感慨! - 汪华斌的见解! - 汪华斌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