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我们社会现在还有能相信的领导吗? ---一群下岗朋友谈起陨西村干部冒领补贴竟然连村民治癌款也敢贪的感慨!  

2016-12-30 06:14:42|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社会现在还有能相信的领导吗? ---一群下岗朋友谈起陨西村干部冒领补贴竟然连村民治癌款也敢贪的感慨! - 汪华斌的见解! - 汪华斌的博客

 

我们社会现在还有能相信的领导吗?

---一群下岗朋友谈起陨西村干部冒领补贴竟然连村民治癌款也敢贪的感慨!

汪华斌

昨天陪同几个下岗朋友去看望一位作手术的下岗朋友,不知是谁竟然说看到了中央台报道我省陨西村干部的事;他说中央实行了一系列直接有力的政策措施,可这措施最后的受益者竟然还是干部;因为村干部就是利用村民的名义将粮食直补、退耕还林补贴、公益林补贴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口袋。更重要的是中央大病补贴政策竟然还是这些人的口袋,因为村民得癌症竟然成为村干部获得大病补贴的途径。这位朋友说可以说是农民想到的最后中央做到了,而且连农民没想到的中央也为农民想好了。然而中央还是没有想到,这样直接到村民口袋的钱最后还是到了村干部的口袋;这才是真正的中国特色。

我们知道毛泽东时代我们都知道党就在自己身边,因为书记就是代表党;正因为如此,所以任何困难全部是找书记;谁叫你代表党呀。然而改革开放后,我们自谋出路了;于是党就远离我们了;如我们下岗人员,近二十年连党的组织生活也无人问津。如果按照党章这就应该是自动退党,但却从来没有人通知。然而当你退休后,却有人自动找你要你交纳党费;这说明多年没有参加组织活动也不会自动退党。正因为如此,下岗人员除了申请低保的人会有人经常审核你外;其它的人实际全部是自生自灭。所以我身边这群下岗人员说早就不知道党在哪里了,因为党从来没有管过这些人的温暖。正因为如此,村民也实际是在远离党的状况之下;因为陨西村民竟然不知道有补贴费的概念。

首先我们看到这个案例不是上级巡视组发现的问题,而是因为当地人有人无意之中撞进了湖北省财政公开网;结果发现自己村民的名下莫名多了640亩生态林,而且每年获得政府财政8160元补贴。于是这人就留心了,回去一问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历史迷案;因为上面出现名字的人从来没有领取过任何政府补贴,于是2015720日一家网站上出现了来自蒿坪河村上百人的实名举报材料;反映有人骗取、贪污、截留、挪用国家专项资金及各种补贴。然而举报如同泥牛入海,因为没有任何波澜;正因为如此,20161214日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赶到郧西县实地调查。

按照2014年郧西县三官洞区蒿坪河村的生态公益林补偿资金名单,记者随意抽选了一名叫徐有余的村民;材料上清楚地写着,徐有余家拥有生态公益林640亩。按照每亩补偿12.75元的标准,村民徐有余2015615日获得补贴8160元;补贴被打入了本人存折。可是徐有余告诉央视财经记者,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名下还有640亩的生态公益林;更别说领补贴。至于640亩生态公益林的补贴,被谁拿走了;总共拿走了多少,他都不知道。不过,他知道生态公益林补贴起码有10年了。除了子虚乌有的生态林补贴,蒿坪河村村民们又向记者反映了另一个骗取国家财政资金的情况。村民从公开网上打印出来了一份蒿坪河村2009年低保名单,其中显示有一户名叫李政富;家里有4口人,每人享受低保100元;全家4口共享受400元,都打入了个人存折。但村民讲,这个资料纯属编造;因为李政富早在10年前就已经故去,如今他的坟地就在山上。在2009年低保名单上,除了有去世多年的人;还有不属于低保补助对象的五保户以及假名。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真正的贫困户却没有享受到了低保。除了生态公益林和低保补助,蒿坪河村还利用退耕还林、危房户改造和灾后重建以及大病救助等多种项目造假骗取国家补贴。更让人气愤的是身患癌症的人竟然还被别人冒领农村医疗救助补助,如2011年农村医疗救助补助资金名单上显示翁大鹏领取了2036元的现金补助;但翁大鹏却表示从未领过。翁大鹏说这些年他先后查出两种癌症,却没有拿到大病救助补贴;后来才知道别人冒用他的名义领走了。然而当他知道真相后四处奔走讨要说法,但至今却没有任何结果。

据村民讲,2015年夏天湖北省有关部门进驻郧西县调查过村民举报之事。巡视组最后走的时候把账目全部都交给郧西县纪委了,然而纪委说是这个要慢慢查;结果现在就不了了之了。之后,村民代表就从湖北财政与编制政务公开网上看不到2014年之前的惠农补贴名单了。同样当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郧西县财政局核实时,湖北省郧西县财政局工作人员竟然说“我们管只管发放补贴,人名单定是民政核定”。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名单都是由村子里面报到乡镇;然后乡镇民政办汇总了报到县里。而三官洞民政办主任翟必兰告诉记者,电脑坏了打不开了;相关单位2014年之前的财务账目和档案均已查找不到了。至于生态公益林和退耕还林名单,三官洞林业站站长杨先平则告诉记者没有经过核对;他无法确认,而三官洞林区管委会负责人以不知情为由拒绝了记者的提问。

这样一个案例竟然经过中央台记者调查,最后还是雾霾一片;因为没有人承认这里有利益共同体的概念,但我却从我老家一个自然村拆迁中看到了这里的奥秘。这个拆迁村子的赔偿是武钢,按照每平米2000元统一到鄂州市财政部门;然而最后村民修建房子时才发现真正到村民账的只有每平米600元,因为各级组织都是提成的主体;这才是我们社会权力谋私同盟的原因。正因为如此,今天的中国社会权力谋私容易;但还老百姓的公平正义却相当难,因为我们从陨西这骗补案例中看到了奥秘。我们社会现在还有能相信的领导吗? ---一群下岗朋友谈起陨西村干部冒领补贴竟然连村民治癌款也敢贪的感慨! - 汪华斌的见解! - 汪华斌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