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为何我支持我家二代间的互不往来? -----因为我这辈子作为大哥而维护这个大家最后使我不仅没有快乐反而是悲哀的醒悟!  

2016-01-27 00:53:06|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何我支持我家二代间的互不往来? -----因为我这辈子作为大哥而维护这个大家最后使我不仅没有快乐反而是悲哀的醒悟! - 汪华斌的见解! - 汪华斌的博客
 为何我支持我家二代间的互不往来?

-----因为我这辈子作为大哥而维护这个大家最后使我不仅没有快乐反而是悲哀的醒悟!

汪华斌

最近儿子从国外回来,我说去年你们这一代有几个结婚并添了孩子;所以你应该主动与他们往来。谁知儿子竟然说你们这一代都不是大家相互往来,为何还要我们往来呢;因而拒绝了我的建议,反而与他的初中同学密集往来。但正是儿子的话使我心痛,因为这辈子作为兄长的我几乎比父母亲的操心还多;然而并没有换来快乐,反而还添了不少堵;所以现在的我竟然也是‘哀莫大于心死’。

是啊!我是50后的人,同时还是7个弟妹的兄长;正因为如此,只有这代人才能理解我当时的痛苦。如果不是我爷爷(奶奶去世早没有见到)和伯父(一辈子单身而且当时还在矿山工作)暗地里给我吃,说不准我还会受更多的饿肚子与苦日子;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当时我最想报答的人竟然是爷爷与伯父。再后来虽然不饿肚子,但家庭困难却是多年的;也正因为如此,当时村里的人嘲笑我冬天穿三条裤子竟然还能看到膝盖。可以这么说我的童年实际是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就是过年也是平常穿的破衣服。作为老大的我都这么样,其它的弟妹们也就更不会好到那里去;所以当我初中还没有毕业被要求回乡时,我就主动要求到社办企业去拉砖;结果当年从社办企业拿回了140多元的现金过春节,这好像是我家第一次为全家人做新衣服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荣誉感,竟然从此以后使我比父母亲更加操心这个大家了;因为父母亲的操心根本无法改变任何问题,而我的操心却能改变这个大家的面貌。

后来遇到高考上大学,而我竟然是当年鄂州高考的第八名;这样的成绩有临时抱佛脚的成份,也有当时下乡知识青年的帮忙;据说当时我的高考作文是满分,而题目刚好是当年写农村学大寨在山顶上种庄稼的类似文章;自然对我这写通讯报道的人来说就是轻车熟路了。如果不是代数拉了总分,估计上清华北大都有可能。可就是这成绩说话的社会,大队支书竟然就是不给我迁移户口盖章;说我家超支没有人还。即使遇到这样的阻力,我的父母亲竟然也只有暗地里流泪的份;而只有我不服,找到公社书记论理;后来是公社书记将大队书记批评了一顿,就这样我才逃离了农村。

在大学我是我班里最贫困者,所以大家积极帮助成为我认识社会的第一堂课;也正因为如此,我读大学没有用过家中一分钱;反而放假买东西回家都是我自己的钱。当然一方面是自己的基础差,另一方面是自己家里穷;所以大学几年的休闲时间我基本上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的,因而提前学习到了后来很多同行到社会上再学习的知识。然而大学毕业后,我首先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借钱做房子。这也是我现在对乡下住房倒塌耿耿于怀的原因,因为当时我几乎借了整整一年的工资;这也是我家弟妹们从此以后才第一次有了自己住房的原因,因为在没有做房前我家只有一间正房加一个披屋;所以多少个挤在一张床上是事实。虽然我借钱做了房后家里并不富裕,但大了的弟妹可以自己搭个自己的床了;而弟弟刚好还是在我做的房子里结婚的呀。

当然我为这个家操心的可不仅仅是做房子,因为弟妹们能上大学的全部是我这里资助的;而没有读书的则通过我的关系安排工作。也就是说除了最小的妹妹我没有直接帮助过外,其它的人都在我这里得到过直接的帮助。正是因为需要我对这个大家的持续支持,因而当时考取美国留学也不能去;因为不仅家里不可能出钱,反而大家还成为了我的一种离不开的依赖。更可气的是有些弟妹们竟然是一辈子帮都不知足,反而认为帮助是应该的;如当年我刚结婚,有个妹夫说自己要开餐馆而找我借500元钱;要知道当时我才每月50多元的工资。当时为了想我家有个先发财的人,所以忍痛借给了他;谁知这人不是创业的人,竟然为了躲避工商税而跑到四川农村去种田去了;后来在四川混不下去了又回到我家,结果我妈妈叫他们还我的钱;而我的妹妹竟然还十分不高兴还了我500元钱,要知道这时我的月收入已经是每月500元了。正因为如此,我爱人从此以后再也不借任何人钱了;结果又得得罪了其它想找我借钱的人。然而虽然不再借钱她们了,但我暗地里补贴反而有增无减;如帮助他们在农村修建养殖场,这可是我直接补贴的呀。然而正因为如此,所以她们养殖发财也不记得有我;而行情不好竟然能一走了之,因为这投资可是我暗地里的呀。即使是当年为了父母亲不与住在乡下的妹妹一家在一起,也是我暗地里寄钱在另外地方修建了一个小楼房。然而楼房修建成后,竟然个个都想要有自己家的一间房;因为当年回乡下不方便,所以回去后都想有自己一家人住的房子。而我弟弟竟然还以自己是家里的男孩,说这楼房要与我平分;你既不出钱也不出力,这平分究竟依据是什么呢?可以这么说这楼房如果没有拆迁,估计平风浪静;如果真的能拆迁暴富,估计我这大家又是风暴。

这些年我一人在武汉从来是‘报喜不报忧’,所以我在这里的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即使是我每次搬家,也没有任何弟妹来帮忙过;就是当年我在武汉市结婚,竟然在这里帮忙的还是我的一位堂妹。我想到这是困难的原因,所以从来没有计较;反而是家里任何人的事,只要一通知我就必到。正因为如此,我在武汉市的家除了我父亲经常来过外后;剩下的也就是有两个妹妹因为经常找我帮忙而全家人来过,竟然其它的人从来就没有来过我这武汉市的家;而他(她)们任何人搬家我肯定回去送礼。这就是我们这个做兄长的回报,因为除了那随同妹妹来的外甥来过外;其它的侄儿与外甥也从来没有来过我家。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儿子不愿意与他们往来;说这样的亲情只能使人心酸。

当然这些年我帮助大家还是有个原则的,那就是要兼顾到我的小家;正因为如此,我的月工资与奖金全部交给爱人;而我补贴乡下大家却是用我的讲课费与稿费。正因为如此,所以弟媳妇进我乡下家门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决不容忍弟弟如同我这样补贴大家’;所以弟弟结婚等同于远嫁,因为不帮助任何人是他的人生定律。然而事情就是如此出乎意料,不帮助人的弟弟家却总有妹妹们去送礼(农村有一年几礼的概念);而我这里却没有人送礼,因为这么多年没有一个妹夫或外甥送我一瓶酒;反而我拿回乡下放在我自己房中的酒却总被他们找到拿出来喝了,这就是这些年的人生体验。

这些年我无论是孩子做一岁、十岁以及上大学,我都是回乡办酒;目的就是要父母亲高兴,而且还是我提前给钱母亲再由母亲给我的孩子。可到了弟妹们这里彻底改变了,他们全部是在自己家里办酒;好像大家就是我的家一样。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出钱办酒,这些人连回乡下陪父母亲吃年饭的打算也没有。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孩子他们这一代基本没有什么往来了;只有婚丧嫁娶的时候,我们这些长辈们之间礼尚往来一下;现在是因为我母亲还在,所以这些人还会聚集一下;因为孩子们连对方的手机和QQ都不知道,这能叫他们之间联系在一起吗?想想这些年我总帮助一个大家,结果连乡下的住房倒塌了也没有人帮忙;所以我现在才感觉我自己好孤单,因为这么付出的我也只等来这样的人际关系;难道这些二代们他们不会越来越远吗?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