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原来自由才是任何社会和谐的高压线! -----一位大学老师从美国的国旗保护进程告诉我社会真正的高压线是什么的感慨!  

2014-11-19 05:15:58|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来自由才是任何社会和谐的高压线! -----一位大学老师从美国的国旗保护进程告诉我社会真正的高压线是什么的感慨!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原来自由才是任何社会和谐的高压线!

-----一位大学老师从美国的国旗保护进程告诉我社会真正的高压线是什么的感慨!

汪华斌

昨天碰到一位大学老师,他说他是博客日报那里的常客;偶尔在凤凰网这里看到了我的一些博文;他说他知道了为何博客日报这里禁止我发文,因为我基本上都是自己身边事实的感慨;而博客日报这里绝大部分都是社会正能量的代言人。正因为如此,所以他说我这些常年在社会阴暗面生活的事实也被定义为牢骚。他说其实社会和谐很简单,那就是任何人都是平等自由的;也就是说你的确有你自己的任何自由,但它却是建立在不能侵犯别人自由的基础之上;这就是社会和谐的高压线。

他说美国社会有个经典法律案例,那就是在“美国可以烧国旗”;大家知道“烧国旗”是很不寻常的一个举动。因为任何国家都通过法律禁止烧国旗,因为国旗代表国家的标志。国旗作为象征在美国人心中份量突然变重是从二次大战开始的,因为美国人通过这场战争终于意识到美国是一个息息相关的整体;出于对于美国的认同,美国人表现在他们对国旗的态度上。爱国热情骤然高涨,到处飘扬的国旗都是百姓们自发地挂出来的。这也是我们到美国去见到不少家庭飘扬着国旗,而人家这可不是公款发放的呀;正因为如此,所以很难想象有人会想要烧美国的国旗。

美国人“烧国旗”的出现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因为当时的反越战和南方黑人民权运动引发一些过激行为;终于有人以烧国旗这样的异常举动来表达愤怒。19666月,黑人詹姆斯在密西西比遭到枪击。然而在66日纽约市的一个叫斯特利特的黑人听到詹姆斯受伤的消息,怒不可遏。作为一个美国公民,当然有权当众表达愤怒;只是他的表达方式有点出人意外。斯特利特的抽屉里整整齐齐迭着一面国旗,每逢节日他都在家门前悬挂。可是他今天取出国旗走到门外,却一把抖开点上火然后扔在地上;并激动地向围观人群讲述自己的愤怒,结果被一名巡警逮捕。根据当时纽约的刑事法,亵渎国旗是违法的;于是斯特利特被地方法庭判定有罪,经上诉案子一路走到联邦最高法院。在最高法院这里的大法官们认为,人们可能仅仅因为“言辞”冒犯国旗而获罪,这就侵犯了言论自由;于是最高法院以五比四推翻了原判。

然而1967年纽约中央公园一个大型反越战集会上,又焚烧了国旗;于是各报刊登的现场新闻照片,使之成为历史上最轰动的一次烧国旗。在民众压力下,国会召集辩论终于在1968年通过了第一个联邦反亵渎国旗法。国会此举只是一个民意表达,传达了当时大多数民众从感情上无法接受“烧国旗”。可在1970年,美国大学校园的反越战风潮如野火燎原;学生在示威中和维持秩序的国民兵发生冲突,混乱中有国民兵在紧张中开枪导致四名学生丧生。这时在西雅图一个叫斯宾士的大学生心潮难平,决定有所表示;他用黑色胶带在一面美国国旗上贴了源于印地安人的一种装饰的象征和平的符号,然后把国旗倒挂着从自己窗口伸了出去。于是检方引用“禁止不正当运用”的州法律,对斯宾士提出指控;结果斯宾士被认定罪名成立,判处10天监禁缓期执行;并以75美元罚款。斯宾士决定上诉,结果上诉法庭推翻了原判;然而检方上诉到州最高法院,又推翻了上诉法院的裁决;维持原判。斯宾士再次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最后联邦最高法院以七比二裁定斯宾士的行为是一种受保护的“表达”形式;从而推翻了州最高法院的裁决。

这位老师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判词最经典;“政府承认,个人有权与众不同,这是宪法第一修正案自由的核心。政府不能用法令来维护公民的情感统一。所以,政府不能自己塑造一个统一的象征物,在这个象征物上附加一组它所主张的含义”。这就是美国社会一个问题产生后,涉及到政府三个独立分支和民众的反复推敲。“烧国旗”犹如一个烙饼,不断被翻来复去地煎烤。在这个过程中,各种意见都在法庭和电视里反复讨论;大众和精英充分地进行交流。民众在倾听各种观点之后,也从单纯的感情冲动中清醒;开始更深层次的思考。这类讨论和交流,是美国人悄悄地提升他们国民素质的一个途径。 

我们看到现在的美国很少有人烧国旗,可是一旦有人把怒火发在国旗头上;他们挑战的实际是政府的权威和社会的主流舆论。当这样的权威和主流受到挑战,一个保障自由的成熟的民主社会;就应该拥有一整套程序性非常明确的、非常讲究细节设定的、全体民众认可的、可操作的制度来保证一个非主流观念的提出、讨论和验证。在这样的过程中,社会以最大的可能进入理性思考;得出他们一个又一个阶段的、不断的思辨和结论。可能是有反复的,可能在某个阶段得不出正确结论的;可是,他们每往前走一步都是扎实的。社会就这样慢慢进步,逻辑性很强。

毫无疑问,民主社会的定义就是一个多数人制定规则的社会;但是假如它的目标是自由,就不会随意扼杀非主流观念。一个非主流观念很有可能最后并没有被多数人所接受,但是经过这样的“过程”;它就是输了,也输得服气。然而我们社会是一个正能量的社会,权力者的声音就是正能量;这位老师说如果我们社会每个人都是平等自由的,我们社会能有强拆吗?如果我们社会每个人都是平等自由的,我们社会能有这么多的上访吗?如果我们社会每个人都是平等自由的,我们社会能有这么多的腐败吗?因为我们是一个被代表的社会,竟然连腐败分子都能代表我们腐败;这也是中国特色,因为任何非权力的意识与行为都可能随时随地被权力扼杀;这就是自由也是被代表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115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