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广州市长的朋友圈告诉我们什么? -----告诉我们中国老百姓的话题之所以难入领导议事日程的原因!   

2014-01-18 06:16:33|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市长的朋友圈告诉我们什么? -----告诉我们中国老百姓的话题之所以难入领导议事日程的原因!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广州市长的朋友圈告诉我们什么?

-----告诉我们中国老百姓的话题之所以难入领导议事日程的原因!

汪华斌

今天一个网友要我就广州市长朋友圈的话题发表看法,我说这才是中国人的“人以群分”的典型;因为在我们市长的朋友圈里,竟然惟独没有市民;这就是中国特色。在广州市长公开的113名朋友中,政界达到82人;商界23人,学界6人;文化艺术界2人。按照中外统计分类的话,国外友人26人;国内87人。而我的朋友圈里下岗人员18人,普通教师8人;普通公务员5人,外资企业老板4人;退休人员3人。基本没有一个领导干部,更没有国有企业的高管;至于打交道最多的竟然是村干部。正因为如此,所以我身边总有老百姓权利被侵犯的事件发生;因而不断涌现灰色见解。而广州市长这个朋友圈就决定了他根本不会了解下岗人员的情况,因为他没有一个这方面的朋友;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不可能理解老百姓为什么担心物价上涨,因为他这个朋友圈里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害怕物价;这就是现实。

中国的古往今来都是一个“人以群分”的社会,所以才有“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中华文化。在毛泽东时代要求领导干部下基层,所以有些领导干部也会有一些基层的老百姓朋友。改革开放后我们社会回归本来面目,所以领导干部下基层也没有老百姓朋友;因为那是由基层干部导演的领导接见老百姓的镜头,实际领导连这握手的是谁都不知道,他(她)能与这基层的老百姓是朋友吗?不是说今天的领导都没有老百姓朋友,起码我就知道我们武汉市的吴天祥就有老百姓朋友;因为他每年要扶持几个最基层的贫苦老百姓,这些人自然也就是吴天祥的朋友了。至于其它的领导干部,我还真的不好说有没有老百姓朋友;因为那些跟着电视镜头来到老百姓身边的领导干部,百分之百的是没有老百姓朋友;因为这些电视镜头也是由基层干部导演的,这能产生朋友间的往来吗?

我们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领导干部们忙不过来,你看这广州市长的朋友圈中有82人是政界;难道这些人就不需要迎来送往吗?如果说这些人一年只接待一次的话,那么这广州市长也需要公款接待82次。如果这些人再一人回用公款接待他一年一次的话,那么这广州市长每年还可以得到别人的公款接待82次。再加上商界的迎来送往,这广州市长一年之中还能有多少时间能自用支配;因为公款开会是我们领导干部的主要工作。也就是说假定学界与文艺界是他的点缀,这政界与商界的朋友往来就忙不过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的领导干部的脑海里只有领导干部的利益,除此以外就是商界老板的利益;因为他们常年只跟这些人接触,他们能产生老百姓的想法吗?

我们现在明白了吧,为什么我们的政要、代表、委员齐聚一堂时很难发现有老百姓的语言;这说明他们虽然有着不同的身份,而且也来自不同的领域;但因为他们的朋友圈相同,所以关注的话题相同。这也是外国人不理解的地方,为何中国的精英们在参政议政乃至当政时高度一致;原来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朋友圈”一致。所以才会从政策到民生、从经济到文化,大家都有共同的语言;因为大家的生活圈相同,所以在任何场合的沟通都很融洽;因为大家平常的往来就比较密切。正因为如此,这些人的“朋友圈”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实际参加任何会议,最后也就是大家一起来加关注的过程。

有人说我在网络上应该是有点名气,那么加关注的朋友应该是有政府官员吧;因为关注网络民情成为了新风气。然而可惜的是,加我的关注最多的恐怕还是愤青或愤老;好像没有任何官员进入过我的博客。我要感谢新浪、凤凰和网易及博联社等几个网站的管理员,是他们同情我才使我的博客还在这些网络上存活着;因为我同样的博客却在搜狐和博客日报等多家网站上封闭了。正因为如此,我现在除了新增几个编辑朋友外;还是没有什么网络朋友,更不会有官员在网络上是我的朋友。就连上次武汉市公安局的有关领导关注我反映情况一事,实际上还是网络情况通报的结果;根本不是领导看了我的博客而产生的行动。这也是我在网络上投诉事情不少,竟然除了公交车被割包这事有回音;而其它的基本是泥牛入海。更为严重的是鄂州市的相关领导,不仅对反映情况无动于衷;反而指示取消我的发文权限。

其实我的交际不是不广,但因为我没有资源与光环;所以接触的人都是不可重复的交点,因而这也就不是我们定义的事实朋友。所以我虽然在国内外的交际场合不少,但都不是结识新朋友;自然我也就没有联络老朋友的可能了。因为我们社会的朋友是能相互制造光辉的人,而这刚好是我没有朋友的原因。正因为如此,我只能有那么一些情谊朋友;这也是我的下岗朋友最多的原因,因为我们才有共同的语言呀。我不是下岗人员的代言人,我只是因为自己是下岗人员而呐喊时引起了这些人的共鸣而已。我多么希望我们的政界朋友的朋友圈里没有政界的人,要是政界朋友的朋友圈里都是老百姓多好哇;可惜的是这是中国梦。

  评论这张
 
阅读(11267)|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