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我老家的土地竟然如同国有资产般流失! ------一位老乡在武汉碰面后对我老家村里土地流失的总结而使我产生无限感慨!  

2014-01-14 07:08:49|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老家的土地竟然如同国有资产般流失! ------一位老乡在武汉碰面后对我老家村里土地流失的总结而使我产生无限感慨!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我老家的土地竟然如同国有资产般流失!

------一位老乡在武汉碰面后对我老家村里土地流失的总结而使我产生无限感慨!

汪华斌

昨天一位老乡从外地打工回来,我们在一起吃饭;吃饭时我们谈起了我老家村里六十年的变化。他说我们老家解放初期竟然是各种谋生手段都在村里,而现在却是村里没有了任何谋生的手段;更重要的是现在土地也没有了,所有依靠土地吃饭的农民再也不可能生产出土地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土地流失竟然如同国有资产那样,成为了上级领导随心所欲的产物。正因为如此,所以很多土地流失竟然村民都不知道;与国有资产流失相同的就是土地流失是贬值的,所以很多土地流失了竟然没有一分钱。当然与土地同步流失的还有集体财产,因为村里的仓库、农具和耕牛竟然也是没有钱而消失的;连村里的水塘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所以这位老乡说今后乡亲们只有外出打工这条路,因为其它的生产资源都没有了。

是啊!我村解放前虽然没有地主这样的富户,但却是我们当地比较富裕的村子;因为我村的平均田地最多。更重要的是解放前夕我村竟然有多家手工业,如我家祖父是开染坊的;叔祖父是做米粉的。除此之外,村里还有熬糖的和做酒的;也有一家竟然是依靠枣树而卖枣的农户,因为他家有一片枣林。谁知解放后这些手工业被禁止了,而只有做米粉收归集体所有了;于是村里有近十个人常年做米粉,另有几个人常年到处挑担到各村卖米粉。正因为如此,所以土改时我村的田地是300多亩;山林300多亩,人口80多人,而且还有经济来源。现在六十多年过去了,我村现在是人口150多人(农村户口的人,而男性进城有城市户口的人也不到10人);但现在田地却只剩下70多亩了,而且山林基本没有了;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因为做米粉的设备也不见了;而做米粉的房子竟然被村民改成了私人住房。

也就是说经过这六十年的轮回,我村的人口增加了一倍;而田地流失得只剩下原来的五分之一了。当然这么大的田地流失也是分几个阶段的,而每个阶段都与当队长的人直接有关系。如1958年我们这里修建水库,于是有几个村子被搬迁;当时的公社书记动员这里附近几个村子捐献土地。可竟然没有任何村的队长表态愿意,而只有我村的队长表态愿意;而且说上级领导需要捐献多少就是多少。结果我村捐献出去了田地100多亩,山林50多亩;自然我村的队长是我们当地队长中第一个入党的人,而且还到处接受表彰。在他的带动下,也有几个村的队长象征性地捐献了一些田地;可依然还是有几个村的队长坚决不愿意捐献,自然没有过多久这几个村的队长全部被莫名其妙地免职了。

后来多少年的土地没有变化,只是到了文化大革命中才又发生了变化;这是唯一田地增加的年代。因为农业学大寨的运动中,我村所有在水渠道下面的住房全部拆迁到山上去了;因而这是这六十年来唯一增加田地的年代,好像也就是增加了不到20亩的农田。当然在文化大革命中除了做米粉外,我村每年春节前还接到做豆丝的副业;所以每年春节前是全村男女老少全部做豆丝。然而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田地政策也发生了改变;一些村民要求自主盖房,结果回到原来老屋基的和新在农田上盖房的一下子增加了20多户;最后不仅将原增加的20亩农田全部占用,而且还新损失了近20亩的良田;因为当时在农田中建房竟然也得到了上级领导的批准。

然而到分田到户时,大队又莫名其妙地占用了我村100多亩山林与部分良田;说是林场不能归小队所有。正因为如此,分田到户时我村里只有不到200亩的山林和110多亩的良田;所以当时只能是每人一亩山林与半亩多一点的良田。由于分田到户了,所以村民在自己的责任田里做房子成为了正常现象;结果良田又莫名其妙地减少了不少。再加上村民根本不愿意到自己的责任山林去耕种,结果有120多亩的山林竟然长期被当地村民耕种。更不可理解的是当政府在核发林权证时,竟然将我村的这120多亩山林的林权证发到这些当地的村民手里;而我村的人竟然没有任何知道。后来是国有企业要征用这片山林时,这补贴费竟然发给当地人时我村的人这才知道;由于队长接到了上级领导的通知,禁止上访也就拒绝组织村民上访;再加上村民到处打工,这120多亩山林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彻底流失了。

再后来一条高速公路从我村这里通过,于是又占用了良田30多亩;当然这占用良田也没有见到补偿,因为除了该责任田的村民得到了每亩3000元的青苗费外;而乡亲们竟然没有见到任何一分钱,因为村干部说这钱要搞基本建设。后来为了平息我村老百姓的不满,竟然私自将我村附近的山林几十亩卖给人家做坟墓;于是按照每亩25000元发到村里。可队长说这是要修路的钱,也没有发给村民一分钱。然而最后除了几家在农村当干部的家能通车外,其它老百姓的家还是原来的土路;唯一改变的就是用这钱帮助每家通了自来水,这大概是乡亲们唯一感受到的新变化。

在这些田地流失中的队长,只有文化大革命中的两任队长没有任何好处;因为当时坚持原则不允许村民在田地里做房子,所以很快就都不愿意干了。而流失田地的队长都得到了好处,基本上都入党了;尤其是最近的几任队长即使下来了也被村干部委任为村民代表,所以村里吃喝玩乐照样有他们的份;这就是我那个小山村的变化,因为土地流失如同国有资产那么容易;而且还是贬值流失。正因为如此,今天我村根本没有任何能就近就业的资源;所以不能外出打工的人只能是连饭都没有吃的人,这就是我老家农村的实际情况;也正因为如此,没有乡亲们知道明天在哪里;因为村干部给大家的答复是迟早要搬迁,何必留恋这个家(村)呢?我不理解的是乡亲们搬迁后是不是组织安排工作,如果还是自谋出路的话他们还真的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因为现在祖宗留下的资源在这代人手上已经消耗一光了。更重要的是土地流失了而钱也没有,这才应该是他们愧对后代人的原因。我老家的土地竟然如同国有资产般流失! ------一位老乡在武汉碰面后对我老家村里土地流失的总结而使我产生无限感慨!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0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