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陈永洲案件究竟给社会带来了什么?  

2013-10-30 10:02:16|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永洲案件究竟给社会带来了什么?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陈永洲案件究竟给社会带来了什么?

-------《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刑拘后而承认收钱发表文章所带来的社会思考!

汪华斌

今天一位网友问我为何没有对《新快报》记者陈永洲的案件发表看法,说这个案件使网络震惊;因为从当初支持《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到现在齐声谴责,说明我们社会的专政机关是那么无比正确。因为从这个案件的开始,他们就知道胜利者只能使我们的专政机关。我无语,因为我们社会权与法还是交织在一起的公共力。首先是太原市晋源区古寨村发生的违法强拆事件,一村民被强拆者棒击致死。事发后,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17人获刑;结果被告人不服上诉。然而在法院重审之际,却出现由事发当地政府发给两级法院、请求“慎重量刑”的函。紧接着就是长沙市公安局刑拘《新快报》记者陈永洲,理由竟然是因为调查中联重科的违法行为;说新快报社及陈永洲不顾中联重科的要求,仍然继续发表关于中联重科的负面文章。现在《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在刑拘中认罪,你能说权力代表法律不正确吗?起码最后证明权力是正确的呀。正因为如此,从而再次引起网络发文的害怕;因为我们社会是唱赞歌可以,而发表不同意见则风险很大。

说真话这些天我也在思考,我们社会究竟咋的了;为何该害怕的却不害怕,而不该害怕的却真的叫人害怕。如我遇到的割包盗窃竟然不怕我,这难道还不可怕吗?后来有个朋友说我还是不了解今天的社会,他说有个老社区的两老口在家;竟然早上4点多钟就闹起来了,于是邻居纷纷起床看是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却是一个小偷进到这家,没有想到惊醒了主人;谁知小偷竟然不怕,反而还要对这老人大打出手;于是邻居们帮忙将其捉住送到派出所,这就是今天社会的小偷;丝毫不怕人,实际是不害怕法律的表现。

是啊!法律是社会和谐的手段,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不仅仅依靠道德;更重要的实际还是法律的作用。因为你不和谐就违反了法律,法律将会处罚你。正因为如此,人们相互之间和谐主要是人们都敬畏法律。也就是说人们不会相互斗殴不是理智的表现,更是其对法律的害怕;从而表现出理智。如果不是对法律的害怕,而是随心所欲地想当然;那社会就不是和谐,而应该是大乱。所以说任何人在社会里生活,首先就应该对法律产生敬畏;从而对法律害怕。正因为如此害怕,所以干什么事情都会有法律的恐惧;从而使自己理智决定自己的社会行为,这才是一个和谐社会的形态。

然而太原市晋源区古寨村发生违法强拆事件的审理中,竟然发现了两份由事发当地政府发给两级法院、请求“慎重量刑”的函。虽然这起码还是对法律尊重,说是“慎重量刑”;但这同样是“权力介入法律”,或者说是“权力左右法律”。当然从公函的内容看,并无赤裸裸的要求轻判等字样;但是此函依然不同寻常:“为了维护社会稳定,经区委区政府研究,特恳请法院对武瑞军重审量刑时,依法对当事人家属的诉求予以考量”。这晋源区政府向山西省高院、太原市中院所发的公函表面上是求情之意,实际还是涉嫌干扰司法。因为我国宪法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也就是说晋源区政府专门发公函给法院,究竟敬畏法律还是利用职权;更为重要的这不是我们社会的唯一,因为类似的政府发函行为并不罕见。比如2010年重庆农民付强的蛙场被划入了工业园区,在补偿没谈好的情况下施工者放炮开山;结果大批蛙在炮声中死去。于是付强与爆破公司展开了诉讼,原以为胜算在握的付强;最后却等来了一场打输的官司。后来付强的律师查阅卷宗时,发现了一份当地管委会发给法院的“公函”;要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并警告法院不要“一意孤行”。应该说这比晋源区政府更加忽视法律,实际就是典型的“权大于法”的案例。

再看“《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刑拘”一案,更是疑点重重;本来连法院都很难定论的“损害商业信誉罪”,而长沙市公安局却证据确凿地将其刑拘。因为中联重科是当地的纳税大户,所以发表关于中联重科负面文章的记者自然就是打击对象。这就如同我们现在的政府官员被老百姓辱骂,则公安机关就可以对老百姓专政;而政府官员打击报复老百姓,则这是政府官员履行职责。因为我们的公安机关只认公函,眼里根本没有法律;因为在他们眼里我们社会依然还是“权大于法”的社会。至于《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同样是疑点重重,为何有人用钱来买你发表文章的权力;难道这人就不害怕法律吗?总之这个案件带来很多思考,使人感觉到今天的中国人已经不害怕法律了。

我们社会现在是害怕权力而不害怕法律,这才是我们社会的最大悲哀;因为不害怕法律的人就会肆无忌惮,这才是造成社会伤害最大的原因。而对权力一味恭维,同样是造成权力随心所欲的根源。可以这么说无论陈永洲案件的内幕是什么,起码现在已经叫发表意见的人害怕;因为我们社会不是通过舆论来辩明真相,而是权力者通过专政工具来告诉你真相;这难道还不可怕吗?今天的小偷不害怕失主是对法律的漠视,这公安机关敢于先刑拘记者同样也是敢于漠视法律的表现。如果我们社会对漠视法律者全部进行重罚,他们还敢漠视法律吗?正因为如此,我们任何人都要学会害怕法律而不是害怕权力;因为一个社会如果有很多人不害怕法律而只害怕权力,那么这个社会就相当可怕了。所以我们社会并不是没有强势的法律的原因,而是连执法者在内的权力者都不害怕法律却只害怕权力的社会;如果连权力者都真的害怕法律,那才能说明我们社会走上了法制的正道。正因为如此,陈永洲案件带给社会的依然是扑朔迷离;这难道是社会的可喜吗?

  评论这张
 
阅读(6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