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为什么中国的经总容易被念歪? ------读党报评甘肃发帖少年先抓后放《消解政府公信力》的感慨!  

2013-09-28 06:33:56|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中国的经总容易被念歪? ------读党报评甘肃发帖少年先抓后放《消解政府公信力》的感慨!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为什么中国的经总容易被念歪?

------读党报评甘肃发帖少年先抓后放《消解政府公信力》的感慨!

汪华斌

昨天下午回家的路上突然碰见现在是法官而当初却是我多年未见的邻居,于是在一起聊了起来;除了问候相互情况外,我专门谈起了网络的“两高”司法解释。谁知在这个问题上他同样也只能是概念,说这既是对下面执法的“授权”;同时也是对执法的“限权”。目的还是告别依靠个人意志、行政命令的管控,将“依法治网”进一步纳入“依法治国”的框架。可实际在执行中就只能凭借各自的理解,因而执法的差距估计很大;正因为如此,所以最近又作了补充解释。我就问这是不是中国的和尚喜欢念歪经的原因,他说这倒未必;主要还是我们的法律条文不特别严谨,很容易叫人念歪。

是啊!这大概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意识,政策规定特别容易概念化;结果执行政策依靠个人对政策的理解。于是政策水平高的人就能执行出大家满意的行为,而政策水平差的人就容易引起大家的不满意;因为这些人把自己的个人意识强加于政策中执行。就如同我们社会前些年对待上访,有的地方政府将上访人员送劳教或被精神病;有的地方对上访人员进行开导。再比如说前些年有的官员针对网络上指责自己的文章,要求公安机关出面逮捕人;有的官员就运用公款通过网络删除。更明显的就是国企改革,有的改革使员工都获得了利益;有的改革却是将国有资产变成了私人企业。再比如下岗,有的是困难单位整体下岗;有的却是挑选领导不顺眼的人下岗;还有统战也是如此,有的单位重用民主党人士;而我单位却将民主党派人士清除出单位。也就是说同样是改革,在不同单位却能产生决然不同的结果;因为它依靠单位负责人的理解并按照单位负责人的意志执行。正因为如此,我们社会才经常出现有些法律都实施了多少年;最后竟然还需要“两高”解释的现象。这也是我们社会除法律不断增加外,竟然“两高”的解释也不断增加;这应该也是中国特色。

我们看到发帖少年先抓后放,而其公安局长竟然是有案在身;尽管当地政府表示公安局长的被停职与“少年发帖案”并无关联。然而党报还是公开说:“这前后几天的抓抓放放,无疑在消解政府公信力;而公安局长被举报与停职,也验证了一个说法;一个自身都犯法的执法者,很难让人相信不会在其他事件上继续冒犯法律的尊严”。正因为如此,我们能说这公安局长对这发帖少年的处罚是公正的吗?

其实在许多人看来,“张家川事件”之所以成为舆论焦点;除了对被拘未成年人的同情外,更多地还与“两高”刚刚出台的打击网络不法行为的司法解释有关。作为这一解释施行后新近发生的一起相关案件,其处理结果自然会有相当高的社会关注度。然而遗憾的是,张家川遭遇的这“第一只螃蟹”;竟然把少数执法人员自己的嘴都扎出了血。

其实最近一系列的腐败分子的案件公开审判,这本来就是社会透明度的开始;因为法律不是秘密行为,公开反而更有公信力。我们看到发帖少年被抓的理由就是因为其微博被转发了,所以就干扰了公安机关的正常工作;因而根据“两高”的解释,自然将这第一只螃蟹抓了。却不知道现在网络时代的人都有头脑,因为质疑与造谣还是有本质的区别。虽然人家质疑的确有“情绪化”的成分,但这并不等于造谣呀。如果说这是错误的,但也不等于违法呀;即使说这就是违法,但也不等于犯罪呀。更何况这还是孩子,在我们的执法者自己连错误、违法、犯罪三者关系都没有搞清楚之时就汹汹抓人;最后又在受到上级质疑时再匆匆放人,这又有哪一点法律的尊严。

我们中国人总喜欢说“经是好经,可惜让歪嘴和尚给念歪了”。“两高”司法解释明确了网络诽谤、寻衅滋事等不法行为的适用条件,对一些法律模糊地带做了清晰界定,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然而这个“授权”就使得权力者只要是对自己不利的言论,都可以以按照“网络诽谤”进行立案;如果再对网络影响较大的人以“寻衅滋事”进行处罚。因为这里面只有“受权”而没有“限权”,所以实际掌控的还是个人意志和行政命令。起码在发帖少年被抓中,我们没有看到“限权”的管控。正因为如此,所以不少人都说我们社会网络言论自由的春天过去了,因为发帖少年被抓就意味着网络言论自由的冬天提前来了。因为我们将“依法治网”纳入到“依法治国”的框架,而这竟然取决于所有的执法者要能准确把握这一解释的精神实质;却不知道如果出现滥用法律赋予的权力甚至将其作为拒绝舆论监督的手段时,我们究竟依靠什么来进行纠正。

我们知道法治化的社会不可能有多种解释,法律应该是老百姓与官员的理解具有高度的一致性;不不可出现依靠个人理解来实现国家和社会的法治化。更为重要的是法律不可能由执法者刻意曲解,更不可能出现执法者以法律名义践踏法律;这就是我们社会的法律缺陷,从而使执法者将自己的权威强加于公信之中。这也是在不少公共事件中我们看到一些地方先是自信满满,最后却是灰头土脸;先是无所忌惮,后是紧急灭火;对党和政府的公信力造成伤害。究其原因,虽然有“土皇帝思维”的观念;但实际还是与我们用人或法律概念有关,从而造成只有我们社会能够无视法律与曲解法律。正因为如此,这只能说明我们社会离法制化的道路还真的很远;因为制订法律与执行法律两方面都存在很大的问题,这才是我们党和政府的公信力总受伤害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230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