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是‘听不到意见’还是‘不愿听意见’?  

2013-08-19 11:42:49|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听不到意见’还是‘不愿听意见’?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是‘听不到意见’还是‘不愿听意见’?

-------读人民日报今日谈《“听不到意见”值得反思》的感慨!

汪华斌

今天碰见某单位几个退休的朋友,他们说最近单位经常给退休人员发钱;同时要求所有退休支部传达到人,因为中央巡视组要到该单位;因而要求大家按照所发文件的要求说话。如此说来这巡视组不能说没有深入基层,但这深入基层照样听见的是赞歌。正因为如此,所以不少上级领导感慨‘听不到意见’。然而事实真的是‘听不到意见’吗?我看未必,因为我的博文就是具体的意见;但从来就没有人听,这才是中国特色。

我们的确感慨新领导班子上台后的‘三把火’,而且有些火还真的与老百姓的想法合拍;然而亲民首先就是听‘群众意见’,所以中央派出了不少巡视组深入基层‘听意见’;然而可惜的是这样的‘听意见’还是被左右了,因为这样看是深入基层的行为同样还是只会听到赞歌;因为熟悉中国官场的各级领导早就有自己的对策,而且这对策还是相当有效;所以我们这新领导班子的巡视组照样是带赞歌回京。

我听见一些在职的领导干部总感慨“听不到意见”,而退休干部却是牢骚满腹;哪怕你昨天在领导岗位上听不到意见,今天退下来你就听到的全部是意见。这样的国情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听不到意见并不都是老百姓没意见;而是老百姓与领导干部是两股道上的车,当然只能是各说各的话。可一旦你退下来后,你就自动退到老百姓这股道上来了;因而你才会发现原来我们社会还有这么多问题,原来老百姓的意见这么大。也就是说并不是老百姓隐身了,而是根本就不在同一股道上。

前不久几个下岗退休的朋友与没有下岗的人比,其各项退休损失巨大;对此我就向湖北省信访局投诉。结果网络投诉根本进不去,因为有太多的限制词使你的投诉根本不能进去;我用邮件,同样还是无法给湖北省信访局反映情况。后来我只好自己手写,并用挂号信给湖北省信访局寄去;可还是泥牛入海。后来我听说国家信访局开放网上投诉,然而同样无法送去;为何根本就送不进去却还是“拥堵”呢,这难道就是我们的广开言路吗?如果我们真的想听意见,根本不需要学习古代的微服私访;因为今天的信息现代化,网络就是信息零距离的途径。然而可惜的是我们的网络有了太多的限制词,所以网络被肢解到只能听赞歌了。看今天的网络,除了如我这样极少数博客还是不同意见的展示窗口外;剩下的绝大部分是赞歌或人民日报的复制,根本不是不同意见的百花园。这不是老百姓没有意见,而是我们这中国特色的网络限制;从而产生出网络也只剩下赞歌的中国特色。

改革开放后我们社会最大的变化就是上访急剧增加,为什么;因为改革开放造成侵犯权益的事与日俱增。然而改革开放后我们的上访却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限制,因为我们以保护改革开放为由而限制越级告诉;从而使上访急剧增加而解决的问题却越来越少。因为我们对上访有偏见,以为告状的就是‘刁民’;就是对改革开放有抵触。试想如果不是有这个限制,为何我信(上)访25000多封(次)却只增加打击报复;从来没有任何上级领导批示解决我的问题。说实在的话,因为我当时的身份特殊;所以连中央统战部六局和人大委员长也都给我回信了,但依然还是没有人解决我的问题;这就说明改革开放后实际我们是限制了言论自由,因而任何通道形同虚设;这就是说不是我们听不到意见,而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听意见的勇气;从而当真正的意见摆在面前时,我们竟然采取的却是对提意见者的打击报复。久而久之,我们社会的各级领导干部竟然连听取意见的诚意和勇气都没有了。在这样的社会文化下,我们社会又到哪里去听意见;就如同这中央巡视组深入基层,最后听到的还是赞歌;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中国特色与国情。

中国社会想听意见相当容易,只要放开信访与上访;所有的信息也就公开了。在一个信息公开了的社会,我们还能听不到意见吗?另外就是网络真正的言论自由,这里同样能听到不同意见。起码我的博客就不是赞歌,而是代表下岗人员这个群体的心声;因而领导也不必到处收集意见,我博客这里就有无数的意见与建议。然而可惜的是这里没有任何权威光顾,反而要那些‘三个代表’去闭门造车提建议。当年我单位就是这么做的,一个政协委员提不出建议结果年年成政协委员;而我提的建议每次都击中要害,结果上级领导要有关组织将我排斥出来;因为上级明确指示‘只听温和意见’,而过激的意见只能是我们社会噪音。正因为如此控制,所以我们能提意见的人被过滤;而提的意见同样再次被过滤。最后发展到我们真正的提意见会议,竟然是聆听领导指示的一团和气会;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我们社会还能有什么人能听到真意见呢?

我们是一个正能量的社会,我们只许唱赞歌而反感公开批评;所以我们社会真正参政的人都是把自己立场藏起来的人,因而上级领导根本听不到不同意见;而下属更不敢提意见。正因为如此我们社会所有听取意见的途径都是形同虚设,因而听意见也是中国特色的形式主义;在这样的形式主义下,谁还会有不同意见呢?究竟是‘听不到意见’还是‘不愿意听意见’,我想大家都心照不宣。

  评论这张
 
阅读(6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