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中国大陆究竟有多少是谣言?  

2013-07-14 06:45:17|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大陆究竟有多少是谣言?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中国大陆究竟有多少是谣言?

-----微博热点说三分之一是谣言而带给我们的思考!

汪华斌

今天有个网友要我对‘微博热点三分之一是谣言’评论,说北京晚报刊出的《微博热点三分之一是谣言》是不是对广大网友的巨大感情伤害。说实话在我们这个官民为两股道跑的车却只有官发声音的社会,任何官方言论都是正确的;哪怕就是官方造谣,这正能量的声音你能说是谣言吗?而老百姓却不一样,哪怕你就是痛苦的呻吟也会被官方定义为对社会不满。正因为如此,我们的正能量不是公开说我们社会的网络就是负能量吗?因为官员绝大部分在灯红酒绿的现场,而上网的只能是没有工作的老百姓;既然如此,那么负能量的网络有三分之一是谣言也就不难理解了。

后来我发现原来数据源自《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3)》,原文表述为‘去年1月至今年1月的100件微博热点舆情案例中,出现谣言的比例超过三分之一’。于是报纸的编辑就提炼,终于概括成了‘微博热点三分之一是谣言’的中国特色语言。然而谣言是‘指没有事实存在而捏造的话’,并不是不同见解的概念。如网络披露的武汉城管摆摊是不是谣言,老百姓看到的是事实;但官方宣布为‘公派卧底’所以网络披露的在官方这里就是谣言。正因为如此,有人给出了一个决定谣言的公式;即谣言=(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模糊性,也就是说谣言的产生和事件的重要性与模糊性成正比关系;也就是说事件越重要而且越模糊,其谣言产生的效应也就越大。当重要性与模糊性一方趋向零时,谣言也就不会产生了。这就是我们现在大家都知道的‘谣言止于真相’,即要想终止谣言的传播,就应及时披露事件的真相。

然而今天的中国人是泾渭分明的两大群体,而且还是互不干涉的两大群体;所以成为了中国特色的两股道上的车,官员是高铁跑在自己的高铁线上;而老百姓还是老式火车,气喘喘地跑在老式道上。然而在我们这样的社会,只有官员的声音才是正能量;所以社会传播的永远是官员的声音,老百姓的声音因为没有话语权而无法传播。正因为如此,所以官员就在自己的话语上有意无意地加上自己的主观色彩;从而用这种声音代表老百姓,说这就是老百姓的声音。这也是官员在灯红酒绿中根本不能体会老百姓痛苦呻吟的原因,反而说老百姓这是对社会不满的声音;是我们这正能量的‘谣言’。

如我们知道今天的信访,那可是‘泥牛入海’;如我们知道不是有当初的信访主任加入到信访大军的新闻吗?这就是信访难的真实写照。可我们社会的官员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说我们今天的社会到处是信访办和接待站;我们的信访件件有批复,哪里还有告状难的社会现象。正因为如此,所以官员们凭空想象或根据主观意愿刻意去编造正能量;说信访难是刁民的传言,是制造上访大军的‘造谣’。更有些领导一个批复,下面就有答复;所以同样不相信我们社会还有信访难的社会问题。于是就定义说信访难的人是‘造谣’,是社会的负能量。然而别人的信访我不知道,我就信(上)访25000封(次)而没有结果;难道我这以事实为依据的真实性也是谣言,那么我们这社会估计除了官方的就都是谣言了。

其实我们社会官方的谣言同样比比皆是,如我们社会最近公布的这么多平反的刑事案件;当初可是正式的官方结论,为何到今天却是冤假错案。这说明这些当初的结论就是错的,既然是错的那么当初这官方结论就是谣言。如当初我单位负责人在很多信访转回单位后,就以组织的名义到处发公函;说组织上对我关爱有加,连住房都分配给我了;而我还在造谣说组织上对我不公。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这组织什么时间给我分配住房了;但组织的公函就敢明目张胆造谣,而上级领导竟然相信;因为这公函是组织的名义发出的,上面有代表组织的公章;所以组织造谣不是‘谣言’,而老百姓说的话与组织背道而驰的就是‘谣言’;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社会,一个‘领导’造谣不是‘谣言’;而老百姓说真话却是‘谣言’的社会。所以我们社会的《治安管理处罚法》中的‘谣言’,实际是指老百姓说的领导生气的话;因为能叫领导生气的话就是领导认定的‘捏造并散布没有事实根据的谎言’。这也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的‘造谣’从来只处罚老百姓的原因,还没有一例是处罚领导或组织的‘捏造虚假事实’的现象;即使是现在的冤假错案,我们同样也没有对当初的领导与组织造谣而追究,这就是我们社会组织永远正确的原因。

有人说微博舆论主要是‘热点问题存在信息不公开、不透明,或不太公开、不太透明的问题’,所以传播就成为了‘谣言’。如我亲眼目睹一件案例,看见几个警察将司机压在地上;这时有人发微博,说‘警察将司机压在地上’;这是不是谣言。官方说是‘谣言’,说是这司机要跑而警察采取的强制措施;可我们亲眼看到的事实的确是警察将司机压在地上,难道事实也是‘谣言’吗?

我们都说‘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那些被盯上的腐败分子,其披露的任何一点都是致命的;这本来是逼着腐败分子夹着尾巴做人。可我们社会倒好,披露的腐败分子事实能用组织公函说是‘谣言’;于是腐败分子没有事,而披露腐败分子事实的人却被专政了;这就是中国特色。

本来在如今这个社交传播时代,媒体机构也没太多优势了;不过在社会正能量与‘谣言’的高帽子下,我们社会还是‘权威严谨’的正能量为主;所以我们见到有人呼吁《谣言不是筐,什么都能装》,这大概是替微博喊冤的呼吁;说‘不要因为做不到100%准确就被扣上谣言帽子’。只怕有人有这份对新媒体平台的宽容,然而领导与组织却没有这样的胸怀;所以老百姓的声音还是会被扣上‘谣言’的帽子,这大概又是中国特色。

  评论这张
 
阅读(147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