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华斌的博客

用我的经历提炼避免你在人生路上跌到的警示!

 
 
 

日志

 
 

为何中国的上访人员都普遍偏执? ------一位下岗朋友说看了我的《成功截访究竟是胜利还是耻辱》后的感慨!  

2013-12-08 02:32:01|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何中国的上访人员都普遍偏执? ------一位下岗朋友说看了我的《成功截访究竟是胜利还是耻辱》后的感慨!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为何中国的上访人员都普遍偏执?

------一位下岗朋友说看了我的《成功截访究竟是胜利还是耻辱》后的感慨!

汪华斌

昨天有一位下岗朋友来住院,他说他看到了我的《成功截访究竟是胜利还是耻辱》的文章;说他看了这篇文章才明白为何中国的上访人员都普遍偏执,因为这里面官员的话才是奥秘;谁给官员制造半点不痛快,官员就要他(她)一辈子不痛快。既然是一辈子都不痛快了,那还能不偏执吗?如果偏执成功,说不定还能还自己下半辈子的痛快;即使不成功,也就是一辈子不痛快吧;还能增加什么呢?正因为如此,中国的上访人员踏上这上访之路后也就没有顾忌了;因为这就是走上华山一条路了,因为自己根本没有别的出路。

大家总说为什么要去北京上访?这是问题的关键。道理的确很简单:如果任何地方政府机关都可以解决这些上访者的问题,恐怕没人会去北京上访。同样的道理:如果基层能解决上访者的问题,就没有必要去上一级单位去上访。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都很负气,“谁给我半点不痛快,我就要他(她)一辈子不痛快”;因而决不能让上访者得到任何好处是我们今天全社会官员的共识。别看信访部门是我们社会的专职接待机构,这里的官员同样也是这样的观念;如当年我到湖北省工会上访,接待的处长当我的面与单位负责人通话是多么动人;可当我离开又突然间返回时,听见的竟然是‘坚决打击上访积极性’之类的话。这就是我们社会的真实,最后不是有信访办主任自己都加入信访大军的社会奇观吗?

其实不能妥善解决问题是我们社会各级部门都存在的问题,其关键的问题在于基层;即原始问题发生地出现不公的现象,而上级部门能够出面解决问题的情况也不多。通常的情况下,上下级都是相互通气的;上级处理下级出现的问题力度不够,基本上都是把问题打回去让下级部门重新处理;亲自处理的情况比较少。比如说当年我的高级职称评审我到湖北省人事厅上访,而职称评定就在湖北省人事厅;可他们竟然公事公办要求武钢组织部处理,于是武钢组织部就要求我的单位负责人处理。我单位负责人出公函,任何程序合法;没有处理的必要。试想我的高级职称评定都申报了八次而没有评上,这那里还有合法性;因为我们社会八年抗战都胜利了,而我的职称评定还是在申报中;这就是官员利用权力要你一辈子不痛快的典范,因为它的确使我一辈子不痛快了。现在来看才知道我单位负责人对我的打击报复样样都使我一辈子不痛快,职称是一辈子不痛快吧;住房是一辈子不痛快吧,养老金还是一辈子不痛快吧;也就是说单位负责人给我制造的250多项打击报复,项项都是一辈子痛苦的事;这就是自从我上访后,实际是不断增加一辈子不痛快的事项;所以我才偏执上访。

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上访的效果并不好,但大家还是争先恐后地踏上了这条不归路呢?原来遭受打击报复或侵犯权利的人通常都是没有关系的人,这些人刚好是比较正直的与倔强的;当他们真的走投无路时,他们就容易偏执。再加上我们社会的上访者就像彩券购买者一样,还是有的上访者遇到了说了算的大领导来批示的小概率事件;从而得到必要的公平与正义。为了这些小概率事件,竟然造成全社会的上访者争先恐后地加入到上访大军之中;结果却是事与愿违,绝大多数上访者最后真的被社会逼病了;这也是我们社会普遍对待上访者被强制性精神病与劳教的原因,因为上访者普遍存在偏执;这就是病,而且是我们全社会强制性管理的精神病。

我们应该记得湖北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冯缤,在发现难以用法律诉讼为妻子维权后匆匆踏上了上访之路。他穿着法袍,到省高院门口喊冤、拦车甚至溜进最高人民法院递状子;目的是要求依法立案、审理一起劳资纠纷。后来我碰见在高法工作的邻居,就谈起了这事;这位高法的工作人员说高法的人都说冯缤固执,因为他要维权应该比别人容易;可他却穿着法袍上访,最后却是自己也丢掉了法官饭碗。原来核心问题就是任何问题公开后,单位负责人都不会善罢甘休;这就是有些领导的口头禅,‘谁砸我的锅,我就先砸他(她)的碗’;而一旦饭碗被砸,也就难回头了;因为回头领导也不会恢复你的饭碗,这就是中国人只要迈出上访的第一步;恐怕真的是一辈子难受,因为不管是不是有人为你主持正义;你都是在风口浪尖上的人,这就是中国上访者偏执的原因。

为什么作为法官的冯缤都已“看破红尘”,原来是目前中国社会的官员中普遍存在着“信权不信法”的观念;也就是说上级领导要平反,则下级领导百分之百地服从。如果没有上级领导的批示,任何领导都能随心所欲地侵犯上访者的任何权益。正是这残酷的现实,才把这位执拗的法官活生生地“逼”进了上访的队伍。我们的确看到我们社会有些一拖数年的上访案件,最后是某个高层领导作个批示;就会立马引起下面的“高度重视”。正是这比彩票中降几率都少的现实,却造就中国社会的上访者坚忍不拔地坚持上访;这实际是基于无奈的社会现实。正是这种中国特色的现实,所以中国社会的上访者最后都偏执;因为这是我们社会机制的结果,也是对法治的无情嘲弄。

  评论这张
 
阅读(15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